你方唱罢我登场 三大油脂轮领涨

发布时间:2019-12-30 15:53 作者: 郭文伟 阅读次数:

成文日期2019.12.22

    摘要

    1、2019/20年度全球大豆需求继续平稳增加,而美豆减产促使全球库存有所下降,全球大豆供需宽松局面得到缓解,其中代表供需水平的库存消费比结束了自2015/16年度以来的逐年增加的趋势,2019/20年度全球大豆库存消费比降至27.57%。

    2、棕榈油主产区遭遇厄尔尼诺天气,整体产量增速放缓,2019年东南亚棕榈油主产区遭遇自然天气危害导致减产延长至明年第一季度;印尼生物柴油政策的执行对棕榈油全球供需平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印尼在国内强制性执行生柴B30政策有助于增加印尼国内棕榈油的消费量,从而为棕榈油的消费增长打开一个新的格局。

    3、中国进口大豆继续缩减,预计2019年中国大豆进口累计8614万吨,同比缩减2.18%或192万吨,与去年进口萎缩8%或750万相比显著收窄。截至到12月18日,国内大豆港口库存515万吨,去年同期691万吨。

    4、蛋白需求量的减少以及进口大豆的下滑,使得国内压榨率有所降低。2019年自然年度迄今,全国大豆压榨量总计为6872万吨,较2018年的7381万吨减少509万吨,降幅为6.89%,直接减少豆油供应100万吨左右,豆油库存持续下降至100万吨以下。

    5、2020年,东南亚棕榈油减产和生物柴油增加棕榈油消费量,或将支撑棕榈油价格继续上涨,豆油因大豆压榨量减少整体产量下降,但是消费需求一定,因此豆油库存持续下降,豆油中短期保持偏强走势,菜籽油也将跟随豆棕油走势。


一、2019年油脂市场行情分析

 

    2019年,油脂市场历经风雨坎坷破茧成蝶,在下半年完成由熊转牛的华丽转变。众所周知,油脂整体价格连年下滑,其根本原因在于供大于需的格局没有发生改变,全球油料作物的产量每年不断上升,但食用油需求增长平缓,工业用油消费困境重重。而2019年年中油脂转入牛市,源于美豆和棕榈油供应出现收缩,2019/2020年,全球植物油总产量2.065亿吨,其中棕榈油占36.72%,豆油占27.48%,菜籽油占13.17%,棕榈油和豆油比例超过60%,其供给侧变动对油脂价格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三大油脂在2019年分别引领过油脂上涨,首先是3月初菜籽油受中加关系影响开始迅速上涨,孟晚舟事件的暴发使得中加关系变得紧张,2019年2月28日,国内停止部分加拿大菜籽菜油GMO证书的发放,3月7日中国海关正式发布公告,宣布暂停受理加拿大其相关企业2019年3月1日后启运的油菜籽报关,同时要加强对进口加拿大油菜籽检疫,2019年3月26日,中国取消了第二家加拿大油菜籽出口商的注册许可。由于中国菜籽和菜籽油进口量严重依赖于加拿大,中加关系紧张使得进口菜籽数量大幅下滑,且国家临储菜籽油库存已经于之前数年间抛售一空,剩余不足50万吨。在加拿大菜籽无法正常到港的情况下,国内菜籽油供给量可谓是捉襟见肘,供需的缩紧使得菜籽油价格不断攀升,而豆棕油因节后需求淡季影响跟涨幅度低于菜籽油涨幅。

    2019年豆油行情是先抑后扬,在8月份受美国大豆减产影响率先带动油脂止跌反弹。上半年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使得贸易商纷纷向南美采购大豆,大豆进口结构发生改变,而二季度是南美豆收获时期,仅依赖进口供应暂时充足,国内豆油供应处于宽松的状态,价格随之趋弱。但是进入下半年随着南美大豆进口量下降,油脂供应预期收缩,美豆因种植期间多雨水天气延迟,预期产量下降,美国农业部在8月报告中美豆种植面积进一步下调至7670万英亩,美豆产量预期为1亿吨,较上一年度减少了2000万吨。美豆产量的减少,叠加7月30日第十二轮中美谈判无实质性进展,随后特朗普宣布于9月1日对3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额外关税,中美贸易关系的恶化,且中秋节备货刺激需求,使得国内豆油8月上旬引领油脂走高。

    2019年国内棕榈油的行情走势起伏波动在三大油脂中最大,从7月初的4236点涨到近三年高点5980,涨幅超过40%。众所周知,马来西亚和印尼是全球主要棕榈油生产国,产量占全球90%以上,两国的棕榈油供需决定了全球棕榈油价格走势,国内棕榈油行情同样受其影响。东南亚棕榈油产量的不断提升,库存不断增加,叠加欧盟在5月底宣布,从6月10日起开始限制混合棕榈油的生物燃料类型,并引入认证体系,以配合欧盟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棕榈油出口受阻,价格也出现了一路下滑,上半年国内棕榈油呈现震荡下跌走势,跌破近4年低点。8月份受豆油上涨影响,豆棕价差扩大到1200元/吨以上,棕榈油替代消费增加,推动棕榈油价格跟涨。进入10月后,印尼政府宣布将于2020年1月1日启动B30生物柴油混掺标准,这将使得印尼每年的棕榈油用量增加约300万吨。11月中旬印尼能源部批准追加7.2万千升脂肪酸甲酯,用于11月及12月份B30综合试用项目,这相当于约60万吨的棕榈油消费量,印尼政府实际上已经将B30的计划实施提前启动,马来西亚也宣布启动B20计划,推动棕榈油市场不断发酵,马盘棕榈油价格上涨达到27%,国内棕榈油也因此领涨油脂。

二、供需基本面及影响因素分析

(一)全球大豆供需压力缓解

    中国大豆产不足需,严重依赖进口,最近几年大豆进口量超8000万吨,占国内大豆消费量80%以上。根据农村农业部12月公布最新的数据,预计2019/20年度中国产量增至1810万吨,需求量高达1.05亿吨,产需缺口达到8700万吨,这部分缺口将由进口补充,故2019/20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将达到8700万吨,占总消费的83.8%,因此国际大豆市场供需是国内豆类市场的风向标。

    2019/20年度全球大豆需求继续平稳增加,而美豆减产促使全球库存有所下降,全球大豆供需宽松局面得到缓解,其中代表供需水平的库存消费比结束了自2015/16年度以来的逐年增加的趋势,2019/20年度全球大豆库存消费比降至27.57%,而2018/19年度为31.98%,2017/18年度为29.23%,2016/17年度为28.92%,全球大豆产量和库存下降幅度仅次于2011/12年度。

 

    美国、巴西、阿根廷三个国家是全球大豆主产国,产量占全球大豆产量的80%以上,三大主产国大豆产量关系着全球大豆走势,2019年全球大豆产量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美国大豆产量降幅超预期,美豆播种期过度降雨导致播种延后及大豆种植面积锐减造成美国大豆产量下降2390万吨至9662万吨。巴西大豆自2016年产量破亿吨后维持丰产状态,2019/20年度巴西大豆产量预计达到创纪录的1.23亿吨水平,2017年阿根廷大豆由于干旱产量降低,2018年产量恢复至往年正常水平,预计2019/20年度大豆产量将达到5300万吨。整体来看,其他国家的增产不足以弥补美豆减产带来的减量,2019/20年度全球大豆整体供应小幅减少,供应压力有所释放,但局部地区供需结构不均衡局面或将延续。

(二)全球棕榈油供需预期收紧

    2018年9月至2019年7月厄尔尼诺期间,东南亚地区干旱少雨生态环境恶劣,根据油棕花序发芽、授粉以及果实生长规律,干旱对产出的影响往往在10个月后开始显现,预计至少在2020年一季度前,东南亚产出低于季节性的风险持续。根据东南亚棕榈油生产的季节性特征,历年来,3月份到9月份是旺产季,10月份到次年2月是淡产季,2019年进入10月份,马来西亚棕榈油产出同比缩减超过8.6%,是近三年以来最大值,产出弱于季节性,厄尔尼诺对生产的滞后性影响开始显现。

    近几年来,马来西亚油棕树面积增长速度从2015年的4.6%放缓到2018年的0.66%,成熟面积增长速度由2015年的3.6%放缓到2018年的1.5%,未成熟面积2015年当年出现11.5%的高增长速度,到2018年净减少5.8%,马来西亚油棕树未成熟面积萎缩,树龄老化问题将长期制约产量增长潜力。MPOB最新报告已经验证了厄尔尼诺对棕榈油产量的影响,10月份,在季节性产量峰值时间里,马来西亚棕榈油单果串1.59吨/公顷,同比缩减8%,11月棕榈油单果串1.36吨/公顷,环比减产14.46%。2019年1-11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达到1822.9万吨,较去年同期的1770.9万吨增加52万吨,增幅收缩到2.85%。

 

    由于印度尼西亚棕榈树的种植土地主要来自于森林砍伐,一直遭到世界各国的抨击,尤其是欧盟以此为理由拒绝开始一系列对棕榈油制生物柴油的抵制。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在2018年9月21日下令相关部门,在未来3年内不再发放新油棕业者执照,同时也不批准任何新的开垦活动。虽然印度尼西亚棕榈树种植面积受到了抑制,但是过去10年印度尼西亚棕榈园出现了大幅的扩张,印度尼西亚油棕的树龄结构相对年轻,棕榈油的产量仍在逐年增长。印尼树龄超过15年以上进入产量衰退期的棕榈树占比仅有25%,而处于7-14年高产期的棕榈树种植面积则高达63%,此外还有12%的棕榈树即将进入高产期,后期印尼棕榈油产量增加潜力巨大。

    由于全球棕榈油价格长期以来都保持低迷,这使得印尼棕榈园收入出现了较大的下滑,进而开始对棕榈园的人力、管理、化肥等经营性支出进行削减,再加上今年7-8月印尼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干旱,这使得市场开始预期2020年上半年印尼棕榈油产量将出现较大的下滑,从而支撑年底全球棕榈油价格的上行。

    马来和印尼两大棕榈油主产国将在2020年加大国内生物柴油添加比例,利好棕榈油消费。其中马来从B10提高到B20,印尼从B20提高到B30,印尼国内棕榈油使用量有望增加260万吨。印尼、马来从国家战略角度推行生物柴油使用,预计将运用政策补贴等手段来保证新比例的施行,长期利好棕榈油消费。

(三)国内油脂供需分析

    中国进口大豆继续缩减,预计2019年中国大豆进口累计8614万吨,同比缩减2.18%或192万吨,与去年进口萎缩8%或750万吨相比较显著收窄,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缓和,以及中国连续多次大幅增加关税豁免的进口大豆数量,年末大豆供给紧张的形势得到缓解。截至到12月18日,国内大豆港口库存515万吨,去年同期691万吨。

    国内油脂市场主要是依靠进口大豆和菜籽压榨,以及直接进口24度棕榈油食用,其中压榨行业主要以大豆压榨为主,因此大豆压榨相关因素都对豆油的供应起到影响。由于中国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张,使得国内对蛋白需求的增长远远超过了油脂,从而使得在整个压榨企业中,油脂成为了油料压榨的副产品,油脂企业的开工率通常视蛋白需求来进行大豆压榨工作安排,油脂现货价格的变动多数受到油厂开机率的影响。

    虽然非洲猪瘟的影响造成了生猪存栏的大幅下滑,市场水产和禽类的增产使得饲料的实际生产并没有出现较大下滑。但猪料配方的不同使得实际蛋白需求仍有一定下滑,在进入7月之后,随着气温的上升,养殖对蛋白需求有一定幅度的下滑。再加上巴西可供出口大豆的减少,实际可加工大豆用量的减少使得国内大豆压榨量开始不断减少,要远低于2018年的水平。

    对蛋白需求量的减少以及进口大豆的下滑,使得国内压榨率有所降低。2018/2019大豆压榨年度,全国大豆压榨量为8508万吨,较2017/2018年度的8987万吨减少479万吨,降幅为5.32%。2019年自然年度(始于2019年1月1日)迄今,全国大豆压榨量总计为6872万吨,较2018年的7381万吨减少509万吨,降幅为6.89%,直接减少豆油供应100万吨左右。从猪复产周期测算,2020年上半年生猪存栏依然维持低位,对应豆粕需求,上半年可能仍不乐观,油厂开机率或维持低位,下半年才可能改变。

 

三、基差及库存分析

    基差是期现货价格波动的价差(现货价-期货价),一般情况基差都是负的,在临近交割时基差出现回归。2018年油脂库存较高,供应宽松,呈现负基差结构; 2019年以来,3月初由于加拿大菜籽进口受阻,菜籽油基差由负转正,处于有价无市近月升水状态,截至12月20日,菜籽油基差超过600元/吨,去年同期菜籽油基差是-150元/吨。2019年10月下旬豆油基差由负转正,由于生猪存栏下降造成的豆粕需求下降,油厂的大豆压榨量与往年相比减少,豆油库存从10月份开始持续下降,截至12月13日,库存降至95万吨,豆油基差开始走强,呈现近强远弱格局。截至12月20日,豆油基差在178元/吨,与全年同期相比增加518元/吨,棕榈油基差为250元/吨,较全年同期增加615元/吨,豆棕菜油都是正基差,呈现近强远弱格局,对短期油脂偏强走势起支撑作用。

 

    豆油库存持续下降至100万吨以下,截至12月13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95.045万吨,较上周的99.635万吨降4.59万吨,降幅为4.61%,较上个月同期114.2万吨降19.155万吨,降幅为16.77%,较去年同期的170.55万吨降75.505万吨,降幅为44.27%。

 

    由于中国对加拿大进口菜籽和菜油加以管制,使得自2019年5月后国内进口菜籽数量出现较大下滑。根据天下粮仓数据统计和调查,2019年我国到港菜籽220万吨,同比去年467万吨缩减53%。在中加贸易关系没有得到恢复之前,预期19/20年度国内菜油压榨量和进口量都将出现下滑,加上国内临储菜油供给的减少,使得国内菜油消费量出现巨大下滑。截至12月13日当周,两广及福建地区菜油库存下降至57700吨,较上周67200吨减少9500吨,降幅14.14%,较去年同期135300吨,降幅57.35%。相较于豆菜油去库存,棕榈油库存增加,全国港口食用棕榈油库存总量71.33万吨,较前一周68.5万增加4.1%,较上月同期的65.08万吨增加9.6%,较去年同期44.32万吨增加27.01万吨,增幅60.9%。整体国内油脂库存仍是下降趋势,对国内油脂价格起到底部支撑作用。

四、观点及策略

    2019年油脂行情先抑后扬,实现筑底反弹。首先,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美国农户种植结构,并且大豆主产区天气不好,整体产量下滑。受贸易摩擦影响中国采取低蛋白日粮、增加蛋白粕进口策略将放缓豆粕消费增速,叠加“非洲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下降,豆粕需求量下降,豆油因大豆压榨量减少整体产量下降,但是消费需求一定,因此豆油库存持续下降,中短期或将保持偏强走势。

    其次,棕榈油主产区遭遇厄尔尼诺天气,整体产量增速放缓,2019年东南亚棕榈油主产区遭遇自然天气危害导致减产延长至明年第一季度,预计在2020年整体棕榈油产量和库存将会继续创新低;印尼生物柴油政策的执行对棕榈油全球供需平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印尼在国内强制性执行生柴B30政策有助于增加印尼国内棕榈油的消费量,从而为棕榈油的消费增长打开一个新的格局,棕榈油价格或将会继续上涨。

    菜油主要依赖加拿大菜籽进口压榨所得,中加关系依然未见好转,同时,国外主产区种植面积减少,明年整体产能下降。整体油脂消费需求趋于稳定,豆油产能下降,棕榈油减产已定,对菜油价格起到了提振作用。

    对2020年而言,东南亚棕榈油减产和生物柴油增加棕榈油消费量,国际和国内油脂价格都有较大希望出现进一步的上涨,生猪存栏需要时间复苏,上半年油强粕弱或将延续,下半年蛋白粕需求来自生猪行业产能修复而增长,预计2020年下半年油弱粕强。







    【徽商期货有限责任公司期货研究分析报告由徽商期货研究所组织撰写,供业务人员及在徽商期货进行期货交易的投资者参考。尽管本刊所载信息我们认为是由可靠来源取得或编制,徽商期货并不保证本刊所载信息或数据的准确性、有效性或完整性。本刊所载资料不应视为阁下对任何期货商品交易的直接依据。在选择期货投资以及对期货商品做出交易决策之前,建议向徽商期货专业人士咨询。未经徽商期货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将本刊内容全部或部分发布、复制。】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购买须知

价格:
0.00
备注: